0755 - 8279 3060
比面试还难!湖畔学员的三年小考,考什么?
原创:小青 日期:2020-09-11
长青导言
吴建国老师为湖畔授课&三期学员结业答辩。

“今天要在湖畔答辩一整天,勿扰。”


9月5日,周六,湖畔大学三届学员统一关闭了“工作状态”,调成了“答辩模式”。为了这场答辩,他们已经准备了一年时间,没想到居然还是“难”字当头。


9月4日凌晨,有同学还在反复提交论文,已经是第五版了,他说“不在乎打分,只想给湖畔留下一个完美的作品。”而在此前的七夕节,三届学员甚至集体玩起了“失踪”,闭关赶论文。有人说,“这场答辩,比通过率只有3%的面试还难。”


答辩的前一夜,三届班主任醒辰和湖畔黑衣人们一起,给学员们精心准备了“100满分早餐”,里头装着一根火腿肠两个鸡蛋。答辩虽然只是一个逗点,陪伴同学们走了三年,作为班主任还是想给他们满满的祝福。


湖畔主张“永不毕业”,那湖畔为什么还要搞答辩?不如跟我走进一间间真实的答辩教室,一起去寻找答案……


为什么准备历时一年,这次答辩还会让三届学员们觉得“难”?


传说,这是湖畔答辩史上规则设置最严谨、评审团构成最多元的一次。


负责此次答辩项目的黑衣人鑫磊介绍,评分规则方面,每个学员的最终答辩分数由论文文本分数与现场答辩分数两部分构成,且论文要求不少于5000字,占比40%,现场答辩占比60%。在答辩现场,每人陈述20分钟后,要接受四位评审官和本组同学的20分钟提问。


此外,还设置了现场提问最优分、全程参与分等附加分机制,一年准备过程中的每一次辅导、每一场预答辩,积极参与的同学都可以获得加分。最让学员们感到“恐怖”的是,这次答辩设置了不通过机制,听说比例还不低。



而在评审官构成上,每组都配备了企业家、专家学者与二届学长。总之,他们是一群让三届学员可以感受到“灵魂拷问”的人。


为什么一定要学员在完成三年集中学习后进行一次严谨的答辩?湖畔大学执行教育长陈龙分享了这背后的初衷:“用一年的时间,同学们结合自己最痛的现实问题,展开再学习,是一个不断拓展自己认知边界的过程。”与传统大学写论文做答辩不同,CEO学员要找到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真实商业问题,展开有理有据地分析与探究,最后再回到现实,去指导自己未来更好地做商业决策。


作为评审,湖畔大学校董冯仑听完一天的答辩后,最大的感触是两个字:“认真”。“我觉得认真很重要,大家把这个事当成一个成长的节点,彼此坦诚地讲想法,彼此来认真讨论,这是最重要的,有认真的讨论才有成长”


其实,翻开三届学员的论文,你会发现,真正让他们觉得难,觉得必须认真的,是因为他们的答辩,都是在回答自己和企业的难题,同时也是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难题。


从三届学员答辩议题来看,几乎涵盖了近几年最具代表性的重大商业议题,从“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到“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数字经济时代、新消费时代、双浪叠加……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选题各不相同,但企业家们不约而同指向了一个方向:传统行业更有机会从技术中受益,更应该抓紧变革。“今天数字化的变革才刚刚开始,未来每一个行业都会变成技术驱动的现代行业。”


一位从互联网行业转去做快消品的学员分享说,提到传统产业,大家往往认为与技术无关了,但实际上,今天所谓的传统行业,当年也是因为用好技术而崛起的。比如沃尔玛,就是因为最早应用了卫星技术,每周把店铺的数据传到总部来进行管理,由此降低铺货的耗损成本,所以才做到了全球连锁。而那些被认为是现代行业的技术公司却常常面临被颠覆的风险。


“生菜大王”马铁民,看起来离数字化很远,3年前他就是带着被互联网浪潮冲击的“危机感”入学湖畔。答辩现场,他带来了《消费升级时代果蔬生产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探索》议题,给老师同学们上了一堂“数字农业课”。


《数字化时代,企业组织结构的进化》、《传统食品企业的新物种进化》、《快消品数字化变革》、《数字化时代,企业数字化采购的探索与实践》……来自农业、医疗、教育、互联网等行业的创业者,纷纷把目光聚焦到了传统行业的数字化变革上。


大家认为,技术是公平的,传统行业与现代行业没有高下之分,关键是看谁能用好技术。而相比那些技术应用非常成熟、效率已经非常高的现代行业,传统行业更容易享受技术的红利,变革的需求也更紧迫。


马云在答辩场有感而发


“今天如果再创业,我一定不选互联网,我要进入传统行业。数字化技术才刚刚开始,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机会,未来十年、二十年,全面的技术化、全面的数字经济化,将会推动整个社会各方面改革。”现场听完大家的答辩,校长马云有感而发,“对于湖畔同学们而言,看到了变革的机会,是一份很大的责任,要一起去唤醒,把这些理念、思想变成行动。”


写在结尾:


答辩结束后,每个同学都有机会分享最后的感言,宝宝树创始人、湖畔三届学员王怀南动情地说:“我觉得这三年,湖畔的同学走过了特别多的路,湖畔也走过了一段路,马上到七届了。我很期待,想看看我们这帮人再往后十年,大家能做出什么样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社会和我们服务的人群的事。”



企业家评审官,鱼跃集团董事长吴光明则表示:“湖畔就是坦诚,坦诚才能把自己心里的东西讲出来。我们是先有行后有知,我们把总结出来的经验放到新的常态下,放到互联网时代,从初心出发,走远了再回到初心。”


学校是巢,学员是鸟。答辩结束的时候,马云跟同学们说:“答辩只是一个阶段性小结,湖畔的同学们,做企业时间长了,你走着走着,又走远了,要经常回来交流,同学们之间互相鞭策,不断反思,才能一起进步。”